毛泽东批出章含之忘年恋(组图)

2019-02-21 09:40      点击:

___批出章含之忘年恋(组图)

 
 
章含之与乔冠华新婚燕尔之时

  章含之与前夫洪君彦所生的女儿洪晃说,“母亲这一辈子最爱的人就是乔冠华伯伯。”

  1973年,在___总理的建议下,我国著名外交家,60岁的乔冠华与38岁的章含之结为伉俪。俩人携手走到1983年9月22日,乔冠华因肺癌晚期逝世。在《跨过厚厚的大红门》一书中,章含之回顾了她和乔冠华的相爱历程。

  很难想象,乔冠华这位在政坛上成熟沉着的前___长,在情场上,却宛如一个浪漫激情的诗人。年近六旬的他放言:为了爱,可以舍弃一切。在章含之对恋爱徜徉时,他穷追不舍,以至深夜醉酒。也就是凭着这股固执,成绩了他与章含之的一段“忘年”姻缘。

   2008年01月31日

___批出章含之忘年恋(组图)

 
 
___批出章含之忘年恋

  第一眼他就觉得我很美

  第一眼他就觉得我很美

  小店初遇乔冠华,尊严狂妄

  第一次见到冠华是在1967年4月或5月,“文革”处于高潮时。一个星期日上午我走进我家胡同斜对过的一家小文具店。正阅读着少得可怜的文具时,从外面进来一个瘦削细长的身影。我转头看他,戴着眼镜,神态严重,有一种保卫本人威严的狂妄气质。我禁不住多看了他几眼,而他却目不斜视,进门就说买写___的纸,买完就出了店门。他刚走出店门,店里的两个售货员就交头接耳起来:“嗨,这就是___的乔冠华!造反派贴了他好多___,要打倒他。”

  四年后再见,他因丧偶苍老许多

  第二次见到冠华是在四年后,我刚调入___,那年36岁。一天上午,电梯坏了,我急垂垂地从一楼办完事要回四楼。看到一个瘦长个子的背影在前面扶着楼梯把手困难地一步步往上爬,似乎是位老者。三四个上楼的部内干部全都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。我抬腿筹备快跑,忽然一位认识我的人一把抓住我,轻轻说:“别跑!前面是乔部长!他夫人今年初逝世了,对他冲击很大,原本他身体就不大好。谁都不想凌驾他上楼,跟他打招呼,他要说话,更累。”我心里不由孕育发生一丝同情。

  他回顾,第一眼觉得我很美

  再后来,我和冠华初步了最开端段的接触。那时我们每每发生冒犯。我很不习惯政府部门中下级对上级唯唯诺诺的风尚,作为一个小科员屡次顶撞___的第二把手。

  最初发生的一件使冠华生气的事是,我没按父亲的吩咐把《柳文指要》送给他,不想让人说这是“用爸爸的书走上层道路”。几个月之后,冠华跟我父亲闲谈才知道送书一事。第二天上午程秘书过来拿书时,问我要不要“去见见乔部长,间接把书送给他”。我说不必了。

  但是,他显然没有忘记这个高傲的“行老的女儿”,而且伺机要嘲讽一下。这年的11月,中国创立了第一个赴结合国的代表团。团长是冠华,我是代表团翻译之一。冠华主持创立大会,为了让大家更好地认识,他一一点名。叫到我名字时,他问:“你就是章含之?章行老的女儿?”“就是你扣了行老给我的《柳文指要》?”我手足无措。他说:“好吧!本日算认识你了。”后来当我提到这件事时,可冠华说他不记得那是成心的,他只记得那天会上当他第一眼见到我站起来时觉得我很美。

  以后在我们出席联大会议期间,我和冠华之间又因为工作发生了几次冒犯。回国后,我在亚洲司,不属冠华所管,接触也减少了。

   2008年01月31日

___批出章含之忘年恋(组图)

 
 
60岁部长放言:为爱可舍弃一切

  60岁部长放言:为爱可舍弃一切

___批出章含之忘年恋(组图)

 
 
章含之(右一)曾是___的英文教师

  部长身份暗地里,他说: 我很可怜

  转眼到了1972年的8月,一次陪伴冠华出访巴基斯坦,我们的关系呈现了转折。

  那晚在巴基斯坦,我们住在拉瓦尔品第的洲际旅馆。其时的亚洲司副司长叶成章要我把整理的谈判记录拿去给冠华看。我推门进屋时,发现他单独坐在长沙发上,房间里只亮着一盏桌灯。

  此时的他似乎撤除了一切的警戒,显得疲乏、伤悼,若有所思。我递给他整理的记录,他随手放在沙发上,说:不忙,坐一坐吧!”一阵缄默后,他仓皇地说:“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。你不要放在心上。我很可怜,什么部长不部长,都是空的。我表情欠好,你不要生我的气。”他又说:“假如我得罪过谁,你都对他们说我很可怜,不要放在心上。”说罢他深深地叹了口气。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,我觉得那作为部长的乔冠华只是他天天必需饰演的角色,此时的乔冠华才是他全副的自我。默默地坐了十来分钟,我说:“我走了。”他点拍板。

  回到屋里,我忽然从心底孕育发生一种“同是天涯沉溺出错人”的伤悼。其时,我和丈夫已经离开三年,我到___后对谁都没有说过。但现在我忽然想哭。

   2008年01月31日

___批出章含之忘年恋(组图)

 
 
60岁部长放言:为爱可舍弃一切

  ___批评我没前程

  一个多月后,冠华从___那里得知我破裂的婚姻。1972年9月的一天晚上,日本首相田中角荣刚分开北京,___召我们去谈田中首相访华的状况,不知怎么,他话锋一转,直视着我说:“我的章教师,本日我要批评你!你没有前程!你的男人已经同他人好了,你为什么不离婚?为什么不解放本人?”我心头一酸,初步落泪。在场的包含周总理的几个指导都愣愣地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,呈现了几秒钟难堪的缄默。我终于说:“主席,你批评得很对,我必然解放本人。”主席说:“那好!办完了我恭喜你。”

  我没想临行前主席这番话激起冠华感情的波涛。几天之后,冠华忽然问我:“那天主席说的状况是的确的吗?“我有些慌乱,说:“我们早已离开三年了。没有办手续是有一些客不雅观起因……我回去就按主席指示办。”从那天后,我深知一种微妙的感情正轻轻地滋生在我和他之间。

  冠华用英语问: 乐意嫁给我吗?

  在我正式办完离婚手续之前,我和冠华一周通几次电话,不谈恋爱,也不谈政治,只是聊天。但感情已难以克制。终于有一天,在电话上冠华忽然问我离婚手续办得如何了。我说只需去一次___正式拿个证就完了。他进展了好几秒钟,说:“Iloveyou,Will youmarryme?”(我爱你,乐意嫁给我吗?)我握着话筒的手禁不住地颤抖,我哭了:“我知道,谢谢你,但这不成能!”冠华问为什么?我说这个社会可能容不得我们的联结。他听了冲动起来,说了许多,都用的英语,粗略是怕他的孩子听懂。

  他训斥我不敢突破世俗锁链

  深夜我给冠华写了一封长信,信中说,试想我们的联结会引起多少对他声名的诽谤!在全北京,乃至全中国会分布着一条花边新闻:乔冠华爱上了一个比他年轻二十二岁的章含之只是因为她标致,而章含之又为了嫁给有名气有地位的乔冠华而同丈夫离了婚。我情愿恋爱初始用理智把它深埋。

  信送出去两天就收到了冠华的回信。他在信中极其气愤,几乎是发怒!他说我那些托词基本上说是不敢去突破世俗的锁链。他说他素来没有垂青他本人的官位有多高,名声有多大。这些原本就是身外之物。假如为了恋爱要舍弃一切,他也完全无所谓。

   2008年01月31日

___批出章含之忘年恋(组图)

 
 
60岁部长放言:为爱可舍弃一切

  他搂着我说: 如今只想将来

  1973年的3月上旬,我办完了离婚手续。第二天,我的好友唐叶文神秘地对我说:“你们那位老爷知道你办完手续,快乐得快疯了!”

  那天上午,在___部长会客室送走外宾后,老方轻轻地把这音讯讲述了他。冠华听后先是一愣,问为什么我不讲述他。老方说我可能要等情绪不变一些就会讲述他的。接下去,冠华忽然从沙发里站起来,快步走到窗前,猛地推开窗户。外面正在下着一场春雪,冠华用他那诗人的激情大声呼唤:“多美啊!这雪,多圣洁啊!”其时还留在屋里陪见的同志惊异地看着冠华,莫名其妙地缩起脖子陪他在冬风中站着。

  当天晚上,冠华忽然在一个宴会之后来看我。在父亲的小书房里,把我搂在他怀中,暗暗地说:“什么也别说了,我们如今只有想将来。”

  冠华深夜醉酒让我痛下决心

  没想到的是,政治在这时浸透进我的生活。很快地,___的“通天人物”向我发出了警告,说___激励我、恭喜我解放本人,是希望我尔后能为他好好工作,没有让我马上跳上乔老爷的船和他谈情说爱。我只得又初步回避疏远他。

  最终发生了一件事才最后促使我痛下决心与冠华在一起。3月下旬,我插手了一位亚洲国家元首来访的工作。凌晨3时回到部里把记录稿交值班室复印。刚到三楼,值班的黎秘书就垂垂迎上来:“啊呀,章含之同志,你可来了。我们四处找你!”黎秘书说冠华从12点摆布初步打了无数次电话找我。后来几次显然是喝醉了,说话都不分明,最后一次讲了一半听筒就掉了。

  我垂垂赶到他家,保姆开的门。她先指给我看书房桌上那个空空的茅台酒瓶,她说冠华开会回来后打电话找不到我就初步喝酒,醉了。保姆说她吓坏了,费好大力气把他扶回了卧室。我仓猝去卧室看,冠华仰卧床上,袍子随便搭在身上,似睡非睡,嘴里还在嘟嘟囔囔。我心里一阵难过,没想到像他这样经验了那么多风雨的人会在感情上如此脆弱。我暗暗地唤醒他,冠华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,看着我,忽然他抓住我的手口齿不清地说:“你不要分开我!你不要躲着我!”我心很酸,眼眶又湿了。我说:“你喝醉了,真不该喝这么多,对身体欠好。我扶你起来。”当扶他站起来时才发现他把右臂伸进了衬衣的左袖中了,我帮他穿好衣服,他此时似乎苏醒多了,仍长短常动情地抓住我的手说:“找不到你,我心里慌。如今见到你了,我没事了。你也快回去休息吧!以后到哪里去都跟我说一声。”

  在冠华为我深夜醉酒之后,我醒悟到人生最为贵重的是真情,下决心即使_______,我也将陪同冠华终生。

  

netease